说明

晏怀瑾:

早起看到溯溯也遇到了奇葩,心疼我俩_(:з」∠)_

数数我写文以来遇到过的奇葩,真是两只手都快不够了,昨晚气头上写得也乱七八糟,今天我干脆整理一下思路来一篇总的说明好了。

1.不OOC就没法HE

  我从不赞同这种观点,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拉姆雷特,每个人对于ME的理解都不完全相同,在我看来,他们决裂的时候还太年轻——这意味着未来有无限的时间和机会,也意味着他们完全有可能变成更成熟,更美好的自己。

  这是我对ME的看法,在我的思维里,他们就是值得无数次HE,我的思维跟你的思维不同,你没有任何权力要求我跟你想的一样,你也没有任何权力要求我根据你的思维来创作。
  如果你想看BE,你自己写,自己找BE文,你唯一的权力就是不要看我的文。
  “让你看起来不OOC”,是你的自我中心的要求,对我来说异常无礼,我不接受。

 

2.真人花朵没那么照顾马总,你写得有bug,需要改文

  我写的是电影《社交网络》的同人,不是真人同人,严格意义上来说,《社交网络》是同人小说的同人电影,每个角色和现实都差了十万八千里,真要扯掰真人的话还写同人干什么,现实中两个人不仅直的不能再直,还都已婚已育。

 

3.你不改文就是因为瞧不起小透明,不听从小透明的建议,如果换太太来你肯定会改的

  我好声好气说了半个多小时,你最后甩给我这么一句话。

  提意见和对方是太太还是小透明有什么关系,你的意见合理,我会考虑,但改不改,由我自己决定。

  现在问题是,我觉得你的意见是你个人偏见,我不接受,这和你是不是小透明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

4.你为什么不写BE,是不是因为没能力才一直写无脑甜饼

  我不想和你探讨HE、BE哪个更好,我发的甜饼有脑无脑。我就想问问,你白白看完我的文,接着就跑过来怼我,还要教我怎么想东西,教我怎么写文,你有什么资格?

  更何况甜饼从来不是无脑的东西,你所看到的每一个文字都是作者的心血,我尊重每一位认真写码字的作者,她们是非常非常棒的人,我爱每一位认真产出三观正不报社不NTR的作者!

  我接受所有关于我文笔的指点和BUG捉虫,其实我很欢迎这个,但我不接受前来指点江山试图扭转我三观的“高人”。

 

5.我想要给你的文改结局,可以授权吗?

  不可以。

评论
热度(141)

© 跨越史瓦西半径 | Powered by LOFTER